内核杂记——由一篇报道引起的诸多感慨

By | 2017年5月10日

没别的意思,就是感慨下技术发展。

最早学习Linux是因为觉得这玩意儿很实用,顺着鸟哥私房菜就过了一遍,虽然最早入门是因为机缘巧合从图书馆借了一本图片很多的Ubuntu书籍。然后大学专业所需,学习的单片机从C51到AVR到FPGA(这个严格来说是为了设计数字电路而学)后来又到ARM,感觉对纯软或纯硬的兴趣不是很大(觉得不酷),就折中看看内核吧。觉得自己C语言白学了,又一边补充C语言知识,然后能把那本影印的Understanding the Linux Kernel看的稍微懂个一两成了。再后来工作的时候虽然用不多但也觉得经典(因为大家都学它)又读懂了个两三分。由于工作没有与操作系统直接打交道,所以现在内核知识就止步于此甚至退化了。

那时为了装作自己很厉害的样子也跟着lwn.net的新闻搞搞(也看到了比特币的早期邮件列表,然而没有珍惜,假如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没事儿还看看邮件列表看技术大咖们争吵,然后用着Gentoo系统跑着最新的内核测试着最新的特性,偶尔移植点非主流的传感器驱动,偶尔也能提交个patch(当然,没能进主分支)。

今天偶然看到某个刚出的文章还在拿几个老的I/O调度算法说事儿,当时就来气,“你们不看新闻吗?不知道主分支又出新算法啦?怎么都不提一下啊?”。就在想到这句的时候,又想到自己,“我说这干嘛?”。他们知道的话不用我说,他们不知道的话我说了他们也不一定学习,他们学习的话我不说他们也会知道。但实际情况是,他们的实际工作或者兴趣并没有延伸至此,所以也没必要知道。

然后到了现在,自己也在折腾上不到业务下不到电缆的虚拟化或者说私有云,虽然也是基础设施,但不够软也不够硬,业务来了可以配合接入,你拉电闸我集群也可保证不裂。这些可能是从小看大吧,虽然那时也不小了,再往前的话就是喜欢折纸做模型收集模型了,不能再往前了,不记事儿。

说到现在的兴趣,就是模型,尤其两年前知道了ABM这种建模方法后,为此一直学习,甚至复习了《自控原理》、《信号系统》、《通信原理》这些大学时期觉得没啥用的知识,期间为了好玩试着从代理人角度创建了个外汇自动交易的模型(变量比较多,我比较满意的是它可以从社会趋势中学习到某个新闻对汇率的潜在影响,然后结合传统的量化交易方法进行策略交易)。我已经预见,这种对模型的兴趣将与内核一样成为影响我工作内容的主要因素。

至此,我也应该能定位自己了,在一定基础之上为人民服务,要看这个基础是何种程度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