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云

优雅地退却这舞台,因为无人理睬

注目礼太多,人潮太拥挤,呼吸已奢侈

一团,一团,一团,冰冻了苦心

装载不起我俩的渡船,说它害怕

忽然那时,不知为何,便成一现昙花

赌一刻,博一时,心乱如麻,因为眼中沙吧

纵然浮夸,当知病态如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