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0日

他失落过,当他第一年入伍没能加入特种部队时
他绝望过,当他第一次被困在黑暗的深海废墟时
他彷徨过,当他第一次离开部队再次走进社会时
他心碎过,当他第一次失去心爱那个她的消息时

终究,这些都不算什么
他认为,这不是他的极限

这些天来,他几乎没和眼,让机器不停入侵各国服务器搜索分析守护者的所有音像文字资料,有野文,有官方日志,有私人记录一堆资料。
他相信直觉,会找到的。

一丝凉风吹过脖颈,他知道他需要休息了。
她的背影一直在他眼前,他不敢怠慢。
或许是压抑了的种子,经过亿万年的沉默,要迎着阳光再次接受这个沧海桑田的世界了。
而它第一个需要突破的,便是它自己的外壳,已经沦为化石的外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