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7日

By | 2011年10月8日

晚上陪她去了市里的剧院,凯尔特人的《吟游诗人》。

回来躺在屋后的石头上,望着圆月,我说,精灵就在这石头下面一样欣赏着明月的皎洁,你去看它们,它们便会立刻躲起来。她笑了笑,一只灰色,一只紫色哦。

我把小狼的窝指给她看,正好有两只狼崽在,我们就这样对视着。直到狼妈妈回来,它们才低头偎依在母亲怀里。

卡尔留言说他已经打听出守护者的消息了,详细文件也发给我了。

大概看了一下,按照军方日志,守护者可以变化成任何它接触到形式的生命体,已经被发现使用的武器是可以从身体任意部位长出的毒刺、隐藏在体内的离子炮,弱点尚未发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