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0

2011年8月30

西格蒙,老朋友了。

我们三人在祭祀塔前的木屋里讨论下一步行动。

祭祀塔总共12层,每一层都有一个远古机甲把守,不知道这些机甲到现在还能不能用。客户要的东西在第三层,我们只需要到第三层就够了。卡尔想去顶层看看,我和西格蒙都反对。

卡尔把祭祀塔的前三层钥匙给了我们,说客户只交给他这三把。我相信他。

我看了下钥匙,透明外科,每把都刻有不同的符号,令人深刻的是钥匙里的电路很奇特,从外面看,中间的透明三角形芯片布线都一样,都呈星型放射状。每个放射末端都有镭射口,仔细数了下,总共144个。

西格蒙说祭祀钥匙的加密方法总共有12种,每一种都是不可逆向的,这些钥匙的前11把都只用了一种,而第十二层是前十一种与第十二种的组合。说到这些,破解便无望了。

送走西格蒙后,卡尔立刻睡了,估计是觉得遇到了很大的挑战。

无所谓了,睡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