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9日

By | 2012年4月19日

2012年4月19日

我疑问,另一个自己去哪了,我是否是完整的。

突兀的灵魂,一支画笔。

从后山回来的路上,有两只夜莺对唱,记得那是82年的夜晚,我杀了一匹狼。

我还记得它的眼睛,憎恨与怜悯;我同样看见自己,颤抖,流血的左臂。

二十年了,我曾沦为战争机器,杀戮,伦理与道德都被教导是懦夫的借口。现在,我真的感到有些乏力。

她在家了,像往常一样。

我要做决定,一个重大决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