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1日

By | 2012年4月22日

2012年4月21日

今天听卡尔讲了个关于遗迹的故事。
那是在他15岁的时候,他随雇佣军队黑豹迁移到阿富汗执行任务。那时大约是七月份,沙漠中更是烤串的温度。他所在的五人小组驻扎在一处废弃的老宅中,他是年龄最小的。大约到了午夜一时,无线电耳机里传来警报,正在休息的四人立刻坐了起来。大约有10秒时间,警报解除,他们也都带上武器悄悄走出里屋来到二楼顶去找站岗的宾得——小组组长。
到楼顶后,四周一片漆黑,只有角落一处映射出人影的光,时隐时现。四人立刻举起手中的m16瞄向光源。
那光似乎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即刻跃起两米多高,往周围黑暗散射开,又于南方越100米聚集,最终飞离他们的视线消失在一堆沙丘后。
待他们回过神后,发现宾得裸体躺在地上,身上并无伤痕。察觉宾得还有呼吸后,他们将他抬到楼下进行紧急治疗,并守在他身边。
第二天早上,他醒了,说昨晚觉得有人在他背后咳嗽了一声,一回头便没了知觉。
大约五年后,宾得再次回到阿富汗,凭着记忆和直觉,找到了当年的老宅,并在下面挖出了能量耗尽的遗迹守护者和一块金属板。
卡尔记得,板上有一堆莫名的符号,他唯一认得的就是“一只沙漠中的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