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痕

风雪中掠过一只飞鸟
草原尽头是被大火覆盖的城市
好像还有人站在海边
他们惆怅着,似乎黑夜就要到来

你若能带走她
便将她带去,一个温暖明亮的世界
这世界,已然成寂寞的世界
众人追寻先人脚步,可是也找不到那宝藏

舞者

长笛,号角

吹散魂魄,天葬者的苍鹰

渐进渐远,拐角处一抹血红

千年香火盛传,最忆无边苦海

老者长诵,鼓声不息

莞尔入幻境,斑斓色彩

霓虹羽衣,铜铃喧嚣

神魔皆静,善莫大焉

你想要的

不管你在哪,我都会给这条青石板铺成的小路在我记忆里腾出点空间,只有你我记得的约定

 

阳光从指隙间流过,洒在地上,给小绿芽来个spa

墙头上那只白猫眯着眼睛,小灰雀没看见它,在它身后蹦跶

藤椅上坐着的你,暖暖的,懒懒的,你想要的情景

 

然后呢,我在这画里添点什么,你觉得还缺什么呢?

你继续蒙娜丽莎样的微笑,这让我很是纠结,那我就随你意吧

 

军营里的杰克吹着他的萨克斯,入伍前,他在“落日”乐队

沙漠的风,吹开碎石上的散沙,露出纪念你的碑石,乐声到了这儿

保罗坐在卡车旁,擦地铮亮的M16A靠在左肩上,一张有点褶皱的相片拿在左手上

保罗说”jack,another song,please”

杰克没搭理他,继续吹奏他最喜欢的布列瑟农

保罗说”ok,I’m approching you,my love”,声音低地只有枪和照片能听见

沙漠里的落日总是很好看,不是么

 

原谅我扯远了,但是没关系的事物我不扯,应该是这种感觉的。

 

嗯,我还有话要说

你不喜欢那种比较令人纠结的事物,所以,我把后院的爬山虎都给拔了,然后种上点榕树,你应该会喜欢它开的花的

在树下面围上厚布,为什么,那只懒猫喜欢

秋天的夜里,院里偶尔会有难得的静谧,你偶尔会在这时候想起一些人,这些人偶尔也会出现在你眼前

 

很多的很多,你单纯地期待,嗯,于逆流中静待属于自己的那份美好~

最灿烂单纯的笑容~

 

兔斯基说,当信念和希望都消失的时候,还剩下什么?谁知道呢,反正我在纸上。

这跟讨论世界末日时该去哪旅游差不多~

悲剧英雄似地活着,很累,不如带你去香榭丽舍大街买张凯旋门的邮票,然后乘船去科西嘉岛跟拿破仑合个影
撑开伞

雨滴划过

惆怅捻碎冬梅一朵

陋室昨夜北风割破美人脸

指轻点

 

if christmas never came

喜欢雪飘落在石碑旁的枯蔷薇上­

不要季节的轮回­

如果圣诞不再来­

教堂钟声只有回荡­

如果圣诞不再来­

情人们就不会说再见­

如果圣诞不再来­

就不会需要再去忘记谁­
没有沉寂的夜­

也没有举着蜡烛的天使­

商店挂满糖果的小松想起了去年孩子们的笑魇­

渐行渐远的思念,正好是十二点的愿望­

走进人群吧,去找寻造物者赐予的礼物­
如果化成河流经过你屋旁­

也是作为纯洁灵魂最后的坚守­

冰冻的河水不敢映射你点燃的篝火­

一眼转瞬不过十年­

记不得­

温馨的只是灯光­

没有奢求­

你日记里关于他的一切­

我画不出的眼睛­

就是画不出了。。­
海盗们喜欢朗姆­

八音盒轻轻拂过­

海风,潮水,月光­

兔子说提拉米苏­

我说我不饿­

帆或许会扬起­

放浪的罪人经不起流年的黯然­

荒芜的心迹

黑夜,阴冷,寥星,残破雕像,杂草丛生。

他想了下,该还是不该。

城镇中心教堂的老神父,耐心听着他罗嗦的忏悔,也不是罗嗦,老是重复那几句话而已。他终究说出了。

四年前,他还很年轻,敢独自越过沙漠,漂过大洋。对他来说,是享受,一个人冷静思考的美好时光。

有一天,他遇见了一个自称亚当的青年,亚当告诉他说他在寻找一个叫夏娃的少女,如果你见着了她,请一定回来告诉我。可他怎么知道他什么样呢?亚当说,那是个你见了都会心动的真正的女人。他觉得有点可笑,便玩笑似的答应了。

过了一年,他回来了,碰见了一个女人,他说,你是夏娃么,我对你有点动心。她说是。他问你认识亚当么?不认识,她的回答让他很吃惊。可是他说他拜托每一个路过的旅行者都找你,你怎么可能不认识呢?夏娃笑了,的确,很迷人。她对他挥挥手,便走开了。他没有追上去,呆在原地,思考着。

不知不觉的三年过去了,他有一天忽然觉得累了,便在这个城镇住了下来,每周都来做礼拜。上个月他收到亚当的来信,信中说谢谢你,我找到她了。他更是诧异了,心中还稍微有些不安。于是便来对神父忏悔。

神父抚摸着他的头,孩子,这些都是上帝的旨意,你多虑了。

他安静了。离开。

第二天,背上行囊,继续旅行。

他又看见沿途,黑夜,阴冷,寥星,残破雕像,杂草丛生。

你还可爱么

就像你说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可爱么。。

你在桥上低吟,好像你我都熟悉的那首歌

我从旁边经过,你没发现

离近了,便知不是了,我没有失望,因为关于故事的希望已经被深埋

 

身边人,我们从来不缺,越来越多,或者越来越少

我们能做的越来越多,关心的也越来越少

有一天,你停下来休息,不是因为累了,而仅仅是你想

我没理会,继续走

忽然回头发现你不见了,我开始着急,可是如今也找不到

 

天空放晴,便会有燕子出来

于是,再也不会有亘古的风、破碎的碑

你我都知道,那些都已过去

我看见音符在湖面飘过,路上行人匆忙没法去捕捉

它们越飘越高,越飘越高,直到人们听不见、看不见、忘却它们存在过

 

你在人群中,这样便觉得人人都能看见你,或者没人能看见你

好久、好久,人群扩大了,人们的注意力不知道都去哪了

是这样么

是这样的话,那么便没人去理会了

 

如果最后一句要总结全文的话,那就是

你还可爱么。。

变异

时候到了,文明,自然,远古,一夜之间都颠覆了。
上帝悄悄走开,黑暗再次降临。
昔日繁华大道如今遍是杂草,人们躲在黑暗中,繁衍。
另一些人只在阳光下活动,他们惧怕黑夜的寒冷。
两个群体为了领地有时会在黎明或者黄昏战斗,输输赢赢的他们不在乎,似乎乐趣就是战斗本身。

右手提着长矛
呵气
草丛中的精灵
猎物就在眼前
历史会原谅你
为了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