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新世界

囚徒手记

By | 2015年6月23日

不后悔,从来不后悔。当然,接下来的二十年我就不知道我会不会撕掉这一页。

看向窗外,我想起来小时候看到的是暗红的砖头、深灰的的瓦片,还有天空,而现在,只有天空。

早上醒来时,我习惯性地去伸手拿手机,可碰到的是冷冰冰的铁床边,然后我就不愿醒来,真的。我意识到余下的二十年中我会养成健康的作息习惯,与人和平共处,是否该睁眼与闭眼,以及看书及写作。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得到那么安静的环境。

既然生… Read more...

极限与现实

By | 2015年6月10日

至今所有问题,他认为算是问题的问题,都是来自他自己。
每当要有突破,都被他自己劝回去:我还不够格。
够不够格只是于自己来看,从来没有资历问题,只是上与不上的问题。上了,你就有,不上,你就没有。
于是,他就一步步,push the limit。… Read more...

他们都不见了

By | 2013年12月16日

我是一个只会流浪的瞎子
游荡在拥挤着灵魂的房间里
这里很吵闹,但于我来说并不讨厌

哇哇的孩子贴上母亲的乳房后便不再吵闹
伤心的女儿埋头伏在父亲胸前泣诉不会归来的人
犹豫的铁匠靠着窗户,喃喃低语着什么

我忽然觉的不知所措
尽管我是瞎子
我还是能感受到别人的眼神

我昂起头
离开了座位
忽然想去找寻一份安静

因为路上没有什么障碍
我可以放心的迈出脚步
直到我听见后面仓促的呼吸

是什么呢
是蒙着面的哥布林强盗
还是越狱的杀人犯?

我… Read more...

无主之地

By | 2013年12月2日

已经是一片沙子吞噬的废墟中,走过一列驼队,他们看起来像几个世纪之前的人。

在战争之前,这片地方是个纪念馆,纪念第六次世界大战中死去的人类。如今E3星系的人已经在地下安家,地球自转和公转周期都被调成了与他们家乡一致,也就是说,在太阳落山之前,驼队还有大概三百六十个小时的旧制时间赶到传教士居所而没有E3人来阻碍,当然,机器人不算。

地球的再次毁灭淘汰了地表… Read more...

油画:猫

By | 2013年8月17日

高原,湖边,木屋。
伦敦事件已经过去十年整了,人们对它的记忆却犹如911一样深刻。他也花了将近十年去建造一个系统,一个建立在自然秩序之外的系统。所有从博物馆“凭空消失”的作品他都烧了,只在床前留下一幅十七世纪未名画家的油画:一只可爱的暹罗猫,从木盒子里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烛光落在它厚厚的前脚掌上。

事件后一个月,他有些心神不宁,花光… Read more...

追逐梦想的医生

By | 2013年7月16日

早晨醒来,口干舌燥,电话留言里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哭诉,那是医生。作为挚友,他们在大学分开后几十年很少联系,偶尔在网上扯扯淡,很多好朋友都是如此。
医生说小玲快不行了,能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他们爱的深沉。他这次请了几个好朋友到家里,因为小玲说要在走之前和大家再说说心里话。
翌日中午,赶到医生家,门口已经停了一辆福特小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