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Lofyer的日记

2012年5月5日

By | 2012年5月5日

2012年5月5日

其实我不期望是这个结果。

昨天发现旅店那个人是崔社长的手下后,便被他们一直跟踪,看样子是想办了我。

在未名寺中,将军领着达蒙等人及时赶到,处理了崔的三名部下,同时也抓住了崔。

在审问开始前,我先离开了,再不愿回去。… Read more...

2012年5月2日

By | 2012年5月3日

2012年5月2日

回到旅馆房间已是午夜11点,整个建筑这时显得非常安静,有些诡异。

分析结果已经传回来了,假如我设计的程式逻辑没错的话,那么莱丝的应该是在与人合伙寻找十年前Jacinto在这留下的未知物品,然后莱丝想独食的目的被发现,被合伙人暴毙于此,其中合伙人可能是:78%,前第二军副指挥Dracula;76%,战争自由人Jason;50%,大烟枪Lucas;50%,釜山财团头目崔山明。

虽… Read more...

2012年4月30日

By | 2012年4月30日

2012年4月30日

釜山市下着阴雨,在窗户边抽斗烟后就开始分析那张纸。

最近家中的数据服务器网络略不稳定,不过还好,今夜能出结果。

崔社长邀我明天中午去明光酒店参加舞会,他找了几个当地名流来,应该是他怀疑与事件有关的人员。… Read more...

2012年4月28日

By | 2012年4月29日

2012年4月28日

釜山财团崔山明邮件来说他的人在附近山林一座遗弃的未名寺发现将军亲信莱斯的尸体,已通知将军。尸体手中攥着一封血书,他们并没有交给将军,而是希望我过去顺着血书上的符号和文字找到赖斯来釜山的原因,若是将军肯定有所隐瞒,希望我能看在崔社长救过我一命的份上,如实调查。我回复两天后出发。

她答应了,水到渠成。… Read more...

2012年4月26日

By | 2012年4月26日

2012年4月26日

要有人去创造故事,要有人去倾听故事,这才叫完整。

我费了很大精力去追求,如果说不在乎结果,那么我在骗自己。

躺在床上问自己,这么做那么做,究竟是为什么,可下床 的时候又跟自己说,做吧,年轻人。

想想年轻时的自己,服从命令,为了爱情,活下去的理由就是自由。

可现在,或许都有了,羁绊的线,我和她。

今天的晚霞真的很美。… Read more...

2012年4月23日

By | 2012年4月23日

2012年4月23日

自从遗迹文明被发掘以来,已经有差不多20年了。

碎片

碎片

碎片

很想知道完整的样子。

博士和麦克都说组织中确实见过类似风信子的图案,可具体忘记是在哪了。

或许,Jacinto是黑暗中的力量,好像目睹它的强大。… Read more...

2012年4月21日

By | 2012年4月22日

2012年4月21日

今天听卡尔讲了个关于遗迹的故事。
那是在他15岁的时候,他随雇佣军队黑豹迁移到阿富汗执行任务。那时大约是七月份,沙漠中更是烤串的温度。他所在的五人小组驻扎在一处废弃的老宅中,他是年龄最小的。大约到了午夜一时,无线电耳机里传来警报,正在休息的四人立刻坐了起来。大约有10秒时间,警报解除,他们也都带上武器悄悄走出里屋来到二楼顶去找站岗的宾得——小组组长。
到楼顶后,… Read more...

2012年4月19日

By | 2012年4月19日

2012年4月19日

我疑问,另一个自己去哪了,我是否是完整的。

突兀的灵魂,一支画笔。

从后山回来的路上,有两只夜莺对唱,记得那是82年的夜晚,我杀了一匹狼。

我还记得它的眼睛,憎恨与怜悯;我同样看见自己,颤抖,流血的左臂。

二十年了,我曾沦为战争机器,杀戮,伦理与道德都被教导是懦夫的借口。现在,我真的感到有些乏力。

她在家了,像往常一样。

我要做决定,一个重大决定。… Read more...

2012年4月17日

By | 2012年4月18日

2012年4月17日

已找到碎片,12能级,算是比较高的了,竟然在这个地方藏了那么久。

现在已到达福州,把碎片交给了二队队长皮特森。还有,他告诉我他品尝了所有沙县小吃后,总算相中位于郊区一家。那么多年,好吃的习惯没变啊。

 … Read more...

2012年4月14日

By | 2012年4月14日

2012年4月14日

事情变得有些棘手了。

昨天在公园内交易的时候,我们被两个俄罗斯人盯上,看步态和手势应该是阿尔法小组的人。

卡尔在今早在江边选好了施工点,最快估计需要两天才能完工。

至于那两个俄罗斯人,交给将军去办吧。

Read more...

2012年4月12日

By | 2012年4月12日

2012年4月12日

今天的哈尔滨下雪了。

秘书邮件说作战日志中曾提到在防洪纪念塔下有遗迹碎片的信号出现,由于当时紧张的外交局势,将军没能够获得碎片。

现在我们住在中央大街的一个酒店里,从窗户正好能看到纪念塔。

卡尔刚刚联系了一个能搞到武器的家伙,明天中午交易。

Read more...

2012年4月9日

By | 2012年4月9日

2012年4月9日

听到大头喇嘛逝世的消息,不得已心伤。
奏响新的乐章
为了他们
不朽的灵魂
在历史中沉积力量
岩浆流经之地
将化为我血脉
黑夜笼罩之地
将化为我眼睛
山石动撼之地
将化为我骨骼
洪流覆盖之地
将化为我肌肤
借苍茫命运之轮
重铸理想之乡

沙卷海啸之洲
终归平静
蛇毒蛟猛之泽
终有人烟
星夜之花
不经流年
安魂之曲
绕梁坊间

一线
一天
一人
已然一世…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