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7日

早上煮咖啡的时候忽然耳鸣,好久没出现过了。

查看完新闻后没什么事儿,就在走廊睡了,阳光很好。

起来后听见厨房的动静,卡尔回来了。

谈话,旅行有点累,他碰到了蒙人,当然,言语不同,被族长怀疑了,不得已隐身跑开。他看见族长左手上的符号,说很有意思,然后笑了笑。

我们都见过。

留他吃了晚饭,莉莉打来电话,叫卡尔回去,好吧,卡尔无奈的笑了。我说,l‘amour,你小子几年前就没想到如今竟然有个女人如此需要你吧,回去吧,今天可能是跟她在一起的最后一晚了。他也觉得沉重。

屋后的它,一个月后希望还能听见。

2011年8月15日

7点钟起床,带上昨天做的夜视仪骑着老沃森去镇上。

阳光穿过树叉照在小路上的感觉很好,可是又不想去仔细品味。

把老沃森停在店主卡车旁时,刚好看见店主开门。进去喝了杯咖啡,店主朋友从盖尔森带来。没事儿他就喜欢磨,装好放在一个木盒里,我很多次都想仔细看看那个盒子,可还没开口就被他眼神否决了。

喝完咖啡后,我把给店主女儿做的玩具交给他,然后离开。

继续向西,因为最近事情比较明显了,那些人要来了。

在湖边给卡尔留了个记号,回来的时候他能看见。

屋后的血腥已经被阳光冲散了,觉得,在屋后盖个小亭子应该不错。

世上本无善恶,也就无所谓为善与为恶了,自己,晚安。

2011年8月14日

昨天。。或许。。不该去看它的。。

它来的频率越来越多了,昨天嘴里叼着什么,刚看见我就跑开。走进看地山有摊血,还有几撮动物毛发。

该死,记性越来越差了,花了20分钟才把空气压缩机从地下室翻出来。昨天答应那小姑娘的事儿今天得帮她做了,一个夜视仪。

用压缩机清理下桌面,想起来储物柜里还有D4212SP,其他也够,又花了一下午焊接调试。刚才测试下,清楚地看到了它,美丽的毛发。。明天给她送去吧,反正店主自从我搬来后对我也很照顾。

昨天又梦见了他们,希望今天能有个安稳的睡眠。

2011年8月13日

房子外的森林越来越不平静了,今天在湖边看到一只麋鹿的尸体,肚子上裂开大约15厘米的口子,伤口表面好像被什么东西舔舐过。

3-D变速机的驱动器又不工作,检查发现变压器不见了,估计又被卡尔半夜“借”走,短期内他不会回来,看来有必要去镇上买个新的。

老沃森真的老了,刚跑了不到20公里油量表就红灯,昨天刚在Wild那买的一桶DZ#15油。10点钟1刻到了Wild,店主的10岁女儿小林又让我给她讲故事,还好,正好来的路上从12频道听到了关于斯巴达三百勇士的。

回来的路上天空逐渐变暗,现在还是阴阴的,我很喜欢。

老沃森现在在车库里,过会儿去修一下。

车库后边的滴嗒声又来了,随它吧,我搬到这儿之前它就在,总不能撵人家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