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9日

2012年3月29日

他在死的时候留下了一张地图,卡尔觉得像是目标的家。

今天下午2:30,目标家人尚认为他在出差,所以活动照常进行,妻子去公司上班,儿子在社区操场打篮球。

按照地图,我们在他家中地下室发现了一个暗箱,古老的英格玛加密。地图右下角提示AMANA,我们没有贸然打开。

刚从米奇·德利那买了一个微型反恐机器人,明天再打开箱子看看吧。

2012年3月30日

2012年3月30日

同样是爸爸妈妈都不在家的时间,我们用机器人打开了箱子。

只是一副相片,右下角日期是1972.3。相片中的两个人穿着白大褂,身后是法西斯旗帜,有一个类似猩猩的动物蹲在他们中间。

如果组织力量还有残留的话,那么将军部队中应该有人知道。

2012年3月27日

2011年3月27日

昨天下午四点十分,市中心发生爆炸,警察初步调查说是天然气泄露。

两个月了吧,还有些不习惯这个城市,尽管有了节奏。

卡尔电话来说已经安排完毕,可以按计划进行。

2012年3月25日

2012年3月25日

终于落地了。

空间站的值守人员在我回来之前已全部适应糟糕的宇宙空间,希望他们能坚持半年。

她一直在家,做了些新装修,感觉很温暖。

晚上和卡尔找智利人买了武器,在太空战开始之前地面上还有一些事要做。

2011年3月11日

2011年3月11日

终于收到她的来信。
信中她说道战舰提前完工,将军希望我能参与。
怎么说呢,我厌倦了,这些。
曾经有段时间,我一直思考本善与本恶的问题,结果就是这得分人。
现在挺好的,没事儿叫上卡尔出去打猎,和当地同样爱好烟斗的人品烟论斗,等等我曾经追求的生活。
我想我是越来越懒了,可是日复一日我便会有新想法,引擎转不停。

2012年1月7日

2012年1月7日
荒诞的世界里生活着无辜的人,他们日夜劳作,只为满足。
有一天,平衡被打破,他们便惊慌失措。为了保持他们千百年来形成的习惯,他们不得不征服,不得不进步。
政权建立了,贫富分化了,而这些,都只是一个过程,一个进化的过程,不是他们,而是世界在进化。
长久以来,人类意识达到了一个临界点,类似锯齿,每隔几十年便有一次高峰,而这次,是迈向一个新纪元的时刻。
社会最底层的基础不会改变,因为引导意识洪流的仍是脑中的满足。
陪她驱车在未名的野林里晃悠了两天,见识了自然的威力,乱发言。

2012年1月4日

2012年1月4日

卡尔和莉莉昨天来了,很满意我给他们推荐的房子,以后是邻居了。

早上收到原来的货,收拾完后去本地的电子市场买了些芯片,又淘了些二手机械臂,我想再做些东西玩。

还好,一个全新的环境,新的开始吧。

2012年1月2日

2012年1月2日

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她哭丧着脸说很抱歉圣诞礼物现在才到,然后把从门外把大箱子吃力地拖进来。

她让我猜,我偏是不猜,其实我心里还是想着意外发生的。

我轻轻打开箱子,拨开干燥的草被,又是一个箱子。。喜欢她调皮的笑。

终于在打开的第四个箱子里找到了一只檀木盒,上面刻着我的名字。

给我的惊喜,Derek最中意的其中一款老英式烟斗,朴素主义。

现在我真的想的很多,有些故事需要结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