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7日

By | 2012年1月8日

2012年1月7日
荒诞的世界里生活着无辜的人,他们日夜劳作,只为满足。
有一天,平衡被打破,他们便惊慌失措。为了保持他们千百年来形成的习惯,他们不得不征服,不得不进步。
政权建立了,贫富分化了,而这些,都只是一个过程,一个进化的过程,不是他们,而是世界在进化。
长久以来,人类意识达到了一个临界点,类似锯齿,每隔几十年便有一次高峰,而这次,是迈向一个新纪元的时刻。
社会最底层的基… Read more...

2012年1月4日

By | 2012年1月4日

2012年1月4日

卡尔和莉莉昨天来了,很满意我给他们推荐的房子,以后是邻居了。

早上收到原来的货,收拾完后去本地的电子市场买了些芯片,又淘了些二手机械臂,我想再做些东西玩。

还好,一个全新的环境,新的开始吧。… Read more...

2012年1月2日

By | 2012年1月2日

2012年1月2日

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她哭丧着脸说很抱歉圣诞礼物现在才到,然后把从门外把大箱子吃力地拖进来。

她让我猜,我偏是不猜,其实我心里还是想着意外发生的。

我轻轻打开箱子,拨开干燥的草被,又是一个箱子。。喜欢她调皮的笑。

终于在打开的第四个箱子里找到了一只檀木盒,上面刻着我的名字。

给我的惊喜,Derek最中意的其中一款老英式烟斗,朴素主义。

现在我真的想的很多,有些故事需要结局的。

Read more...

2011年12月29日

By | 2011年12月29日

2011年12月29日

现在的双子湖依然优美。

记得Snake就是住在这附近吧,或许会在当地的香烟俱乐部碰到他,呵呵。

没办法,老沃森我也托卡尔找个合适的主人了,然后我找到店长让他帮我来款新沃森,他答应一个星期内到。

有些习惯,良久,就跟随一生了。… Read more...

2011年12月28日

By | 2011年12月29日

2011年12月28日

和她一块儿购置了家具,她亲自设计了三层楼的每一个房间,格调都是我们喜欢的,简约而精致。

我在周围安装了监控防盗设备,地下室作为主控室,同时让卡尔过几天把我原来地下室的东西都找个中间人转运到这儿来。

莉莉给她电话说她和卡尔商量也要搬来阿拉斯加。

好多年了,拥有稳定的朋友一直是我认为莫大的幸福。… Read more...

2011年12月26日

By | 2011年12月26日

2011年12月26日

呵呵,整个事件就是一出闹剧,因为背叛。

将军来西班牙的目的就是要带走这里的遗迹碎片,如他愿,现在已经带回本部了。

达蒙被麦克亲手解决,现在作为隶属于将军的一支特种部队的教练,也回到本部了。

那个博士的实验很成功,因为麦克的身体,真的能像金刚狼一样自动修复。

将军说要送我一片遗迹碎片,被我婉拒了,我不需要这种害人不利己的东西。

今晚月光很好,现在和她在后山露营,我怀念的旧时光。

Read more...

2011年12月23日

By | 2011年12月23日

2011年12月23日

昨天把麦克放了,因为达蒙已经开始通知警局搜索了。

今天早上有人敲门,说是紧急疏散。我们跟随队伍走了大约一公里后便掉头回来了。途中得知是月光广场出现强辐射源,政府已派专家组过去,并开始疏散群众。

我知道,这是达蒙想要的东西。

麦克刚才和我们联系,他敷衍达蒙说去了一个朋友家,不必大惊小怪,达蒙相信了。

现在跟卡尔还有塞罗菲斯在广场旁一座空房子里,广场中全是警察,麦克应该也在其中。

今… Read more...

2011年12月21日

By | 2011年12月21日

2011年12月21日

醒了。

他说他曾经是个德国医生,原名已忘记,只记得现在叫做麦克·唐。飞猫猖獗之时,中东地区要求博士制造一个能给其他雇佣军势力压倒性优势的东西,于是一个半月以后他便被安排到中东地区。首先是他带领一个四人小分队抢了穆勒斯家族的一处油田;然后独自一人捣毁了将军在当地的一个据点;多次独自进行暗杀行动;最后他自己比较满意的便是亲自结束了飞猫头目,维特。

他说他与肯特… Read more...

舞者

By | 2011年12月19日

长笛,号角

吹散魂魄,天葬者的苍鹰

渐进渐远,拐角处一抹血红

千年香火盛传,最忆无边苦海

老者长诵,鼓声不息

莞尔入幻境,斑斓色彩

霓虹羽衣,铜铃喧嚣

神魔皆静,善莫大焉… Read more...

2011年12月18日

By | 2011年12月18日

2011年12月18日

在普拉多博物馆对面租了一间房,透过中间的树林正好看见LE-23的巡逻车。

上次过后他就在这个区当警察,不知道谁给安排的。他似乎也喜欢这份工作,基本每天都把警车停在门口,进博物馆一带就是一天,而这一带的治安是整个市区最好的,加上特殊照顾吧,所以没人会阻止他这么做。

卡尔已经跟踪他回家了,带上了监视设备,马上可以上线了。

我让塞罗菲斯给我们联… Read more...

你想要的

By | 2011年12月17日

不管你在哪,我都会给这条青石板铺成的小路在我记忆里腾出点空间,只有你我记得的约定

 

阳光从指隙间流过,洒在地上,给小绿芽来个spa

墙头上那只白猫眯着眼睛,小灰雀没看见它,在它身后蹦跶

藤椅上坐着的你,暖暖的,懒懒的,你想要的情景

 

然后呢,我在这画里添点什么,你觉得还缺什么呢?

你继续蒙娜丽莎样的微笑,这让我很是纠结,那我就随你意吧

 

军营里的杰克吹… Read more...

if christmas never came

By | 2011年12月17日

喜欢雪飘落在石碑旁的枯蔷薇上­

不要季节的轮回­

如果圣诞不再来­

教堂钟声只有回荡­

如果圣诞不再来­

情人们就不会说再见­

如果圣诞不再来­

就不会需要再去忘记谁­
没有沉寂的夜­

也没有举着蜡烛的天使­

商店挂满糖果的小松想起了去年孩子们的笑魇­

渐行渐远的思念,正好是十二点的愿望­

走进人群吧,去找寻造物者赐予的礼物­
如果化成河流经过你屋旁­

也是作为纯洁灵魂最后的坚守­

冰冻的河水不敢映射你点燃的篝火­

一眼… Read more...

Solace

By | 2011年12月17日

Travelers, it is late. Life’s sun is going to set. During these brief days that you have strength,be quick and spare no efforts of your wings.

 

Denial

Feeling lonely and ignoble indicates tha… Read more...

荒芜的心迹

By | 2011年12月17日

黑夜,阴冷,寥星,残破雕像,杂草丛生。

他想了下,该还是不该。

城镇中心教堂的老神父,耐心听着他罗嗦的忏悔,也不是罗嗦,老是重复那几句话而已。他终究说出了。

四年前,他还很年轻,敢独自越过沙漠,漂过大洋。对他来说,是享受,一个人冷静思考的美好时光。

有一天,他遇见了一个自称亚当的青年,亚当告诉他说他在… Read more...

2011年12月17日

By | 2011年12月17日

2011年12月17日

只是踩点和记录。

反正没什么事儿,去了一个远离市中心的小教堂,准确的说是一个寺庙,里面的只有一个留着金色长发的老外。他说他是个monk,我淡淡的笑,然后我便在附近闲逛。

安静,闲逸,惊喜~嗯,在草丛中发现了一面已经皲裂的石碑,上面字虽小但是很公正,有点蝇头小楷的意思。

宅门斑驳不禁西风

老井草木唯饷细雨

昔日旧人

散落一地浮华

再见恨晚

尽互喧

尽相谈

晨曦袅袅青烟

。。。

补不上了… Read more...

2011年12月15日

By | 2011年12月15日

2011年12月15日

马德里的空气似乎不是那么清新。

在塞罗菲斯家赶上了晚饭,饭后的甜点很是喜欢。这次来给他带了礼物,在ebay上从一个英国佬那淘的玉质老斗,成色很不错,而且还散发着一股V草的幽香。

晚饭后萨罗菲斯带我们去了他的储藏室,开了一瓶82,抚摸着曾经最爱的左轮Giant Python,唉,怀念那时候。

萨罗菲斯退伍妻子两年前已经去了… Read more...

2011年12月14日

By | 2011年12月14日

2011年12月14日

肯特·达蒙,这个人,直觉告诉我背后有故事。

卡尔说LE-23的数据已经收集并做好分析了,可以采取Sigma战术制服他。

暂且将达蒙放下,明天启程去马德里,已经和赛罗菲斯取得联系,到时他会提供帮助。

Read more...

2011年12月13日

By | 2011年12月13日

2011年12月13日

有时候,在一个地方呆久了,便会麻木,身体如此,心亦然。

今天和Wild老板聊了些关于价值的问题,他说他10年前来到这里,那时候还没多少人,随着开荒者增多,他逐渐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包括现在的妻子。他说,不管到哪里,他心里头总觉得安稳,然后才有存在感,进而是对于家人朋友的价值,最后落实到自我体现。

说这些的时候,我心里感觉有些… Read more...